来自全巴西识字率最低的小镇,她是巴西国家队最伟大的10号之一
 

 

2006年,当巴西球星玛塔·维埃拉·达·席尔瓦带着她的首个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小姐荣誉,回到家乡双河镇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但小镇的这个夜晚,无人入睡。这里的人们都在等待玛塔回来,能从这样的生存环境里走出一位名满天下的球员,还是女足球员,太不容易了。整个小镇都渴望一起分享这份荣耀。

 

玛塔到达后,被簇拥上了一辆消防车,然后整个人群都在欢呼、狂欢,玛塔俨然成为家乡人民心中的英雄。而她自己回忆起这一切时则说:“能够让这些成就变为现实,是因为从我听到第一个‘你不行’起,就从未放弃过努力。”

 

1986年,玛塔在巴西阿拉戈斯州双河镇出生,这是一个位于巴西东北部的小镇,积贫积弱——而整个阿拉戈斯州,也好不到哪去。它是全巴西26个州当中,人类发展指数最低、文盲率最高的地区。

 

这样的出身,已然够惨了吧?

 

但似乎玛塔的命运之神偏偏还嫌不够,要再给她勾勒上更加悲惨的底色——玛塔的父母在她未满1岁的时候便离婚了,而后父亲狠心地离开了玛塔母亲,以及他们的4个孩子。

 

母亲就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靠着自己一个人将这4个孩子抚养长大。日后,玛塔在回忆起这段时光时说道:“我强大的精神力来自母亲。她整天奔忙,几乎没有时间和我们待在一起,我发现自己在逆境中坚持的力量来自母亲的坚韧。”

 

讲真,即便是底层英雄频出的巴西足坛,玛塔也算起点较低的了。但在这样伟大母亲的庇护下,玛塔依然快乐成长着。更别说,她还是最小的孩子,妈妈工作很忙时,就是大哥何塞带着年幼的玛塔玩。

 

大哥,把小妹玛塔带进了一个美丽的足球世界,并且此后再没能离开。像很多日后成名的巴西球星一样,在街道上,玛塔迈出了自己伟大职业生涯的第一步。

 

妈妈似乎对于这一现象忧心忡忡,没有哪个妈妈愿意看到自家姑娘整天在泥地里和男孩子们打滚。

 

“你是个女孩!”,在玛塔5岁时,妈妈经常在她耳边这样提醒她。

 

然而,玛塔回头和妈妈说的话,差点把亲妈气昏过去:“妈,给我买个足球吧”,这是5岁的玛塔向妈妈提的要求。到7岁时,玛塔开始和她的表兄弟们一起到小镇的球场上踢球。一大堆男孩子中,玛塔和他们在球场上一玩就是几个小时。

 

但在巴西,女子足球从来不是一项受欢迎的项目——当然了,此现象在全世界皆然。

 

对于自己在男人主导的足球世界中格格不入,玛塔说:“在我老家,人们看到球场上有个女孩在一大帮男孩中踢足球时,很不接受,并且我的家人也是这样的。”

 

可现实就是,那个小镇上至今还没有走出一位名扬四海的男足运动员,却有一个世人皆知的女足球员。

 

当然,摆在玛塔面前的也不是一片坦途,能够走上足球之路,她应该感谢命运的偶然邂逅。在一场手球比赛之后,玛塔和其他的女孩被允许用脚来玩玩皮球,只有10分钟时间。

 

在这10分钟时间里,玛塔将她的盘带技巧、带球能力、甚至天赋展现得一览无遗,这些要素日后将助她冲上云霄!

 

1999年,玛塔开始在阿拉戈斯州最大俱乐部的青训体系中训练。次年,在她14岁年纪的时候,玛塔坐了3天公共汽车,横穿巴西大陆,从家乡到了巴西最大的城市——里约热内卢,加盟了那里的瓦斯科达伽马俱乐部。

 

在里约,小镇姑娘玛塔,初次见识了巴西顶级女子足球联赛的魅力。领略到顶级舞台如此宽广后,她完成了自己职业理想的启蒙。

 

然而,2002年,瓦斯科俱乐部解散了他们的女子足球队,玛塔不得不再次寻找新的舞台。

 

一边找下家,玛塔也没耽误在国际足坛崭露头角,她与队友一起在加拿大U19世界杯中获得了第4名的成绩。那年,玛塔仅仅16岁。

 

随后,玛塔凭借自己的表现进入2003年美国女足世界杯的巴西队大名单中,她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届世界杯。

 

这是一段传奇的起点,从那之后的每一届女足世界杯,玛塔都从未缺席,并且创造了女足世界杯上的进球数纪录。直到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巴西队确认这位老将将再次领衔桑巴军团出征。

 

当然了,那是后话。回到2003年,凭借着在世界杯上的精彩表现,玛塔吸引了当时击败巴西队的对手——瑞典人的注意力。于是,他们排出许多困难,也把这个天赋异禀的南美女孩带到了瑞典。加盟瑞典豪门于默奥IK的玛塔,也就成为了第一个登陆欧洲的巴西女球员。

 

说句题外话,后来有一名中国女球员也在于默奥IK待过不到1年的时间,她就是当年的“天才少女”马晓旭。

 

从炎热的里约,来到寒冷的瑞典港口于默奥IK,玛塔并没有表现出不适应。而是迅速帮助球队获得了2004年欧洲女子联盟杯的冠军,并且在联赛当中最终排名第2。那个赛季,玛塔总计打入22粒进球。

 

在欧洲舞台,玛塔获得了更多表现自己的机会,也获得了更大的成功——于默奥IK在2006、07、08赛季实现了联赛三连冠,成为瑞典女子足坛霸主。而除了俱乐部层面的荣誉,她还在个人荣誉上登峰造极:

 

2006至2010年,玛塔垄断了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小姐桂冠,连续获奖5次。

 

在那些年里,玛塔不仅荣归故里,成为家乡双河镇的英雄,她几乎成为了世界女子足球的代言人。人们也在这名巴西“女贝利”日渐魔幻的球技中折服。

 

可以说,来自巴西的贝利改变了人们对于足球这项运动的认知,而来自巴西的玛塔改变了人们对于女子足球的认知。

 

就在玛塔如鱼得水,于默奥IK如日中天的时候,她突然宣布离开了这片北欧沃土。2019年1月,在玛塔获得自己第4座世界足球小姐奖杯时,她宣布转会至美国女子职业大联盟的洛杉矶太阳队。而她在于默奥IK的数据,最终定格在出场103次,打进惊人的111个球。

 

初登陆美国,她拥有一次依然梦幻的开局。在洛杉矶,玛塔所在的球队与贝克汉姆所在的洛杉矶银河队共用一个主场。NBA球队洛杉矶湖人的传奇球员科比则告诉媒体,玛塔是他最欣赏的运动员之一,希望邀请她在湖人队主场比赛时来场边观赛。

 

在洛杉矶,玛塔享受到了与科比、贝克汉姆共同成为城市体育英雄的机会。而她也不负众望,帮助洛杉矶太阳队获得了那个赛季的联赛亚军,她也荣膺最佳射手。

 

在首个美国大联盟的赛季结束后,为了保持状态,玛塔以租借的身份加盟了巴西老牌球会桑托斯俱乐部。这也是很多在美国球队效力的球员会选择的方式。

 

自2004年离开家乡,前往瑞典踢球,这还是玛塔第一次有机会回到巴西国内参加俱乐部的比赛。不出所料,实力超群的玛塔帮助桑托斯女足成功获得南美女子解放者杯与巴西杯两项锦标,在短暂时光里,玛塔为桑托斯出场15次,打入28球。

 

很显然,玛塔还是女足世界里超然的存在,于是顺理成章地当选2010年度最佳球员。但那一年,也成为她人生中一次大低谷的开端。

 

回到洛杉矶时,玛塔面临球队解散的局面,她被迫去寻找新的踢球计划。不过,对于女足世界里的超级巨星玛塔来说,想找份工作并不难。于是她投奔了美国大联盟的另一支球队,圣塔克拉拉金色荣耀队,并且帮助球队获得了联赛冠军,还卫冕了联赛最佳射手。

 

又一个成功的赛季结束后,玛塔选择了与上一年同样的方式,回到巴西,在桑托斯俱乐部训练、比赛,保持状态。

 

让玛塔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突然来临:当她还在巴西时,圣塔克拉拉金色荣耀队面临解散,不得不再次寻找一份新的工作。就在她寻找新下家的时候,从巴西传来消息,桑托斯俱乐部也停止了女足部门的运营。

 

桑托斯俱乐部停止女足项目的运营,是为了签下一名男足球员。是的,仅仅是一名,而他的名字后来传遍世界:内马尔。桑托斯发现了这名天才球员,不愿错过如此大的机会,于是砍掉一些不重要的项目签下了他。

 

巴西男足未来的10号,挤走了巴西女足现在的10号。

 

在这之后的几年时间里,玛塔历经漂泊,从美国回到瑞典,一家又一家的女足俱乐部解散。从最早的瓦斯科达伽马到瑞典球队特雷索,玛塔待过的9支女足球队有6支已经不复存在。世界最佳球员尚且如此,其他女足队员的处境可想而知。

 

国际赛场上,巴西队也不再顺利。2011年德国世界杯止步8强,2012年伦敦奥运会同样止步8强,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淘汰赛首轮游。2016年里约奥运会,作为东道主的巴西女足挺进4强却无缘奖牌。

 

有人说,玛塔老了,统治力不再。于是个人荣誉也离她远去,在2011年至2017年长达7年的时间里,曾经统治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小姐(2016年起改名为年度最佳女子足球运动员)奖项评选的玛塔均无缘此项桂冠。

 

当然了,统治力还是在的,这7年间她也曾5次入围三甲行列。可职业体育就是如此残酷,由来只见冠军笑,谁人记得亚军哭。

 

玛塔当然深谙这个道理。于是2018年4月,在智利举行的女足美洲杯决赛上,巴西队3比0战胜哥伦比亚队强势夺冠。

 

紧接着,个人荣誉也回来了,9月份国际足联的年度颁奖盛典在英国伦敦举行,玛塔再度当选FIFA年度最佳球员。

 

已过而立之年的玛塔,从负责颁奖的德国女足传奇普林茨与巴西老乡罗伯特·卡洛斯手中接过阔别数年之久,象征世界最佳的奖杯后,情绪激动,一度有些哽咽。

 

这些年来的漂泊、艰辛、困苦,除了自己,恐怕唯有眼泪才最懂。

 

那天,伦敦的颁奖典礼上,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是献给玛塔在过去一年取得的荣誉,也是献给这个低谷中不屈服,逆境中没倒下的坚强灵魂。

 

从来没有什么困难能把玛塔打败。从贫苦家乡双河镇走出来,她在人们歧视中走上叛逆之路,并取得成功;从高峰上跌落,她又爬起,并再向高峰发起冲击。

 

获得2018年度最佳女足球员后,玛塔受联合国妇女署邀请,出任妇女和儿童参与体育运动领域的亲善大使,意在鼓励女性积极参与体育运动,消除不平等,创造自己的价值。

 

接受联合国方面采访时,玛塔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坚强不屈的母亲,以及2006年初夺世界最佳后回到家乡的场景。往事历历在目,玛塔向全世界女孩说:“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能行,因为如果你都不相信自己,那就别指望别人能相信你。”

 

正是这种力量,让玛塔走到了今时今日的高度。现在,玛塔带着这种信念再次出发——她已经进入巴西队参加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的大名单当中。

 

那个来自巴西东北部的小镇姑娘,将作为桑巴军团历史最伟大的10号之一,第5次站在世界杯赛场上。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A4001196066@163.com
4001196066
微信公众号